獸醫日記|最後的愛,是讓你安心離去

S__88645634
執行安樂死一直都是我的關卡。
有時我們稱作「睡覺」
用這樣的代名詞催眠自己,也幫主人放下
這故事從一個多月前開始
一隻17歲店貓,被店內的工讀生帶到我們醫院來
助理衝進來告訴我貓的狀況不好
快速看了一眼不得了
嚴重脫水,貓乾一隻,嘴角還掛著嘔吐物與口水
工讀生說其實不清楚貓這樣多久了
只知道食慾不好,一直反覆嘔吐
檢驗後診斷為胰臟炎與腎病
收治ICU住院幾天後,總算是稍微穩定,不吐不拉
主人便急急忙忙來到醫院說要帶貓回去
「不能再住了」他留下這麼一句話
於是這孩子就這麼一去沒回來
再次見到他
是上星期的事。
進門一樣是嘴角懸掛著口水,脫水成貓乾
「為什麼沒有按時回診?來打點滴也好?」
工讀生低頭,只說希望安寧治療
原來這半年來他們老闆面對著財務壓力
經營的小店已經撐不下去
這個月即將歇業了
上一次住院費用幾乎是主人能幫貓做的全部
兩天後,我們接到電話
主人決定要讓這孩子「睡覺」
預約時間一到,一個大男人幾乎是哭著來到醫院
對於他做出這樣的決定,以及憔悴的面容
同事們都不忍苛責。

我一直反覆暗示,我們是不是能再努力些什麼?
「決定了嗎?」一小時後,我問
「嗯。」
他說,這是他養了17年的老貓
他不能忍受,看著他受折磨
「我明白了」
上針後我離開了診間,留了點時間,作為最後的道別
事實上我也希望主人能再思考一下

 

給這段緣份再多一點時間
然後我們再向前走
「謝謝你,當我的孩子」關上門時我聽到主人這麼說

 

前幾天,我收到主人送來的感謝函與小禮物
信中敘述他的人生重新開始,
準備到其他公司作為一名雇員

 

這段時間,我也經常在思考,關於生命,關於動物,關於死亡
我的心得是

也許

執行安樂死,不單單是對我的病人的一種治療
也同時治療了人

這是我最近沈重的領悟

Ellie